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留堂干老师
留堂干老师
真是一个残忍的星期五,本应可以和好友开开心心地一起放学,怎料我的测验不及格,遭miss任罚留堂。我在空空如也的课室中苦等良久,终于看见miss任从课室外敲门了。她这天穿了一件白色的OL裙,衬以一双同样雪白如乳的纯白boot,当然少不了那例行的反光黑丝袜,胸前两个浑圆的白排球随着一面朝我而来的步伐起伏摇蕩,更是性感可嘉,我的小弟弟告诉我快把持不住了。

  「周梁,你明白今天要干些甚幺吗?」她温柔又带点师长的高傲对我说,然后她找了个座位,慢条斯理地準备坐在我对面,正当她低头俯身、屁股快要压在椅子上的那一刻,她那对又大又柔软的乳房分明就绊到了桌面,然后随着她坐正在椅子上四周翻动,看得我鼻孔差点血流成河。「嗯 要补测。」我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当她细心地对我讲解了课文上的一些细节以后,便给我派发了份补测的试卷,我斯斯然地在卷上填下姓名,心想,全班只有我一个补测,写自己的名字根本是多余嘛!随着她那晶莹通透的微粉指甲按下秒表后,补测便正式开始了。正当我想动笔之际,我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miss任居然还坐在我面前!她好像察觉到我奇怪的脸色,便得意地笑道:「我信不过你,怕你作弊。」原来如此,所以才要一直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吗?我和miss的距离不到60cm,她一直严肃地盯住我(她严肃起来的表情相当可爱),我也不时地偷看她的胸部,她见我眼神游离,便调笑说:「怎样?真的要作弊吗?」这时我面红耳热地还以尴尬的笑脸。天呀!我又怎能从miss任的胸部上看出答案了呢?miss的话简直就是挑逗嘛!算了,还是专心想想试卷上的问题 可是,我的小弟弟不断在内裤中挣扎,甚至比我更加专心地呼唤,我头脑发热,miss奇怪地望着我,好啦!我要爆了!

  miss实在岂有此理,我马上丢下原子笔和试卷,释放小弟弟的神秘力量,miss任便马上昏昏欲睡,我把她抱起轻轻放在教师桌上。只见她神情慾仙欲死,胴体忸忸怩怩的,微曲的双腿拼命交互摩擦,黑丝发出令人慾火焚身的「嘶嘶」声,我马上扑在她胸前,使劲地搓揉她的胸部,「啊 啊 不要 很疼 」她的巨乳任由我征服,我顾不上她的求救了,我掀起她那件薄薄的低胸衣服,然后一个劲拉下去抵住她的双乳,果然!她没有戴胸罩呢!那两个粉红色的乳晕使我下体一阵滚热,我尽情地爱抚她那对圆浑浑的水晶球,尽力地紧捏她的乳头,只见miss身子突然抽动一下,猛喊「啊——嗯 疼死了 疼死了 嗯 」我意识到自己一时兴奋而对miss施下的暴力,觉得很内疚,于是便转而柔力的捏转她的乳头,「嗯 怎幺奶子痒痒的 羞死人了 」她的乳头已经开始挺起了,这才是完美的胸部嘛!我不由得一脸挨进她柔软的双乳,好清香的香草味 当我起身一看,她那两个半透明的粉红乳头勃得紧紧的好像裏面有甚幺快要迫出来,我说:「哼哼,原来miss你也挺淫蕩的嘛 怎幺平时一副斯文大方的样子呢,miss真的好虚伪哦。」「不,不要 这样说 」她迷迷糊糊地应答着,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我把硬直的小弟弟灌进她的乳沟之中前后摩擦,然后双手抓住她的奶子,指头不断抚慰着乳头,「啊 啊 胸部有一股神秘的暖流 啊 为什幺 啊——」她那对白滑的巨乳任我操控,柔软地任由我挤压成各种形状,快被我糟蹋得不成球形了,看见她一脸痛苦的样子,我真想快点做完,于是重複心算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那两个通红滚热的排球湿湿的,相信是miss流的汗吧,我忍不住了,拔起扯得超紧的小弟弟,啊——!!滚热而浓稠的淡黄精液,飞溅在miss的脸上,秀髮上,最后几滴留给了那对可爱的奶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