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出轨自己的学生
出轨自己的学生
月光皎洁,万束光泽从星空中洒下,均匀分布在神州大地,在北京市的一个小区上空,一小片区域的光束渐渐的收缩成一条绵绵的软线,如鱼儿一般的轻轻柔柔的游向一扇紧闭的窗户,马上要接触窗户的瞬间,窗户有如幽灵般颤动,在周围没有外力下自己打开,轻轻的发出滋滋的声音,好像迎接尊贵的客人,雾状的光束顺着窗口做着蛇形般的走位,慢慢的进入,床上躺着一个独自睡觉的男人,手裏紧紧握着手机好像在等着某人的电话,这个男人睡得很香,光束悬停在这个男人的头顶,突然间如烟火中的天女散花,变成点点的水滴样,静静的洒下,一部分进去头颅,一部分进入小腹以下,其余分散在身体其他部位,男人皱了皱眉头,发出了嗯嗯的细声,他在做梦而且是春梦,因爲他的阳具在内裤的掩护下渐渐的挺起。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闹锺已经响了半天,王海林早就醒了,只是他不想睁开眼睛,今天是老婆刘舒月去外地上班的第三十天,老婆在一个职专教体育多年,如果想转正就需要简单的镀金,学校看她表现不错也是学校的一个美丽风景,所以给她找到了临市的一所高级私立学校做资曆培养,他们结婚8年裏,都是两个人一张床,居然能和大学的校花执子之手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老婆两个星期回来一次,剩下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度过,其实对他来说没有什麽。

  但是昨天晚上做梦时居然梦到了老婆在和她自己的学生做爱,王海林使劲的朝着他们呼喊,但是对方没有回应,他们是那麽的投入,刘舒月赤裸着身体,身上只穿着红亮色的高跟鞋,黑色蕾丝内裤挂在右脚上,王海林看不见刘舒月的表情,也看不见他们结合的部位。

  因爲刘舒月正背对着王海林,蹲在地下,将双膝大大向两侧阔去,学生那长满黑色汗毛的双腿站在刘舒月前面,挡住了刘舒月双膝的回笼,刘舒月的双手抓住学生的屁股,头颅正前后的快速运动,王海林知道这是口交而且好像还是深喉,将鸡巴完全捅进去又拉出来的反複运动,那个学生将臀部前后使劲的摆动,啪啪啪的声音真实而清晰,刘舒月将一只手移到了双腿之间开始颤动,王海林一直是从后面观察,他知道她在手淫,因爲浮动太大了,啧啧的水声一直持续在耳边。

  突然间刘舒月停止了头部运动,双臂又使劲的搂住了学生的双腿,从喉咙裏面发出了低沈的吼叫「啊 哦 」,然后浑圆的臀部从开始轻微的颤动到大幅度的摆动,紧接着双腿颤颤巍巍,十多秒之后,在臀部中间的缝隙中有一股白色的粘稠状的液体流下,刘舒月每次高潮时总是从阴道裏面涌出白浆一样的黏糊液体,液体如蜂浆一样连绵不断的流下,在地面形成一滩泥泞的水渍。

  他想转到正面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他的老婆,哪怕侧面也行,但无论从浑圆又有弹性的桃形臀部、仟仟优美的体型、爆乳丰满的身材、健美结实的双腿、飘顺的长发、还有就是后腰正中间、屁股沟上面纹着一个可以确认就是自己的老婆,王海林要看清学生是谁,要看看谁能把自己的老婆降服,「该我了,不让捅进去,那麽咱们就玩点刺激的」从王海林的视野中又出现了一个学生样的的,而且这两个学生长得一模一样。

  此时此刻的王海林愤怒至极,太阳穴青筋鼓起,他是体校学武术专业的,他要上去使用分筋手拆了这个冒犯他老婆的人,可是这时手机闹锺响起,从睡梦中拉回到现实,「只是一个梦,没事没事」王海林自言自语起来,然而他却发现他的鸡巴极度的坚硬,「难道我有绿帽欲望,不对不对,我只是爱看绿帽电影,把自己给带进去了」,王海林想起刚结婚时他们床上情趣不断,之后几年的时间裏对性爱例行公事已经感到厌倦。这一两年他们做爱时越来越开放,王海林特别喜欢看小日本的媳妇出轨系列,刘舒月也喜欢,而且刘舒月还喜欢看欧美的疯狂系列,他们总是感觉性爱中少点什麽又说不出来。

  王海林舒服的躺在床上想起老婆上学时比较开朗健谈,在学校外号霹雳大美腿,接近175的身高,还有几个老师建议她去学模特专业,在学校裏面学个游泳除了让身材健美之外其他没有什麽前途,而且那时总是有一些男性同学想办法靠近,富二代、官二代都包括,可是刘舒月还是选择了王海林,她觉得活着就应该按照自己的本心做事,而且她家庭富裕也不缺钱。

  她选择王海林是因爲当初在学校外夜跑时有五六个流氓骚扰刘舒月,周围也有一些夜跑的年轻男男女女,就没有人敢上前的,只有王海林站在她的前面勇敢的与流氓搏斗,毕竟一个男生哪能对付多个流氓,最后弄得全身是伤,好在远处赶来了一些人,流氓们也是没见过这麽能抗的年轻人,一个人楞干倒了他们两个人,最后流氓们拉着受伤了人灰溜溜的走了,当时王海林年轻气盛,又是体校学武术专业的,都没看到被救的对象,条件反射的就沖到流氓前面想试试自己的底子,结果被揍得晕头转向,不过已经能掂量自己干上三个流氓是没问题了,刘舒月认爲这就是缘分,每次跑步总是邀请王海林,她渐渐的发现这个王海林虽然长相一般,还有些内向,但是心肠好,正直,会武术而且还身体强壮,在那天晚上搏斗流氓时感觉真的很帅,最后他们在很多男性妒忌的眼神中成了情侣,然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老婆啊,我想你了」,在刘舒月借调之前的几天,他们疯狂的做爱,这几年爲了增加情趣,他们总是在做爱时增加第三者在加入一些淫蕩的词语,这几天做爱到高潮时王海林突如其想的喊着「你们学校有没有想要操你的人,有没有,贱货」,刘舒月躺在床上丰满的胸部画着圆弧的轨迹,双手掰开两侧的小腿呻吟的说道「有啊,我们系主任总是盯着我的胸,每次走路时让我在前面走,从后面看我,我能感觉到他盯着我的屁股,然后就湿了」,「还有吗,快点说,我操死你,给我换个狗挨操的姿势。」刘舒月转身趴在床上撅起屁股说道「我的一些学生看我的眼神中有欲望,还有些学生总是微信我出去聚餐和旅游,我想他们一定想操我」,「那你就去让他们操啊,一个人不行就两个人一起操,前后各有一只鸡巴,捅死你这个烂货,是不是那个叫王家伟的体育委员,我看他经常给你发微信聊天,你都是32岁的熟女了,女性荷尔蒙把他迷的要死要死的,是不是?嗯,说话呀你这个婊子,他是不是已经把你给上了,在哪裏上的,快说」,王海林感到老婆的阴道突然紧紧的裹住了他的鸡巴,老婆的屁股突然颤动,一股热流在龟头前流动。「来了来了,快动起来,别停,哦。」刘舒月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声。

  现在回想起来,王海林心裏也是咯噔一下,虽然是床上的调情词语,但是提到别人时都没有这麽大的反应,包括现在电视剧裏面的一些帅哥也如此,他相信老婆只是身体的正常高潮反应,所以他从来不看她的手机信息。当然老婆也总是主动向他报告同事、学生、领导勾引她,给他发的一些色情短信和图片,还告诉他有时学生KTV聚会时玩嗨了之后,总有一些学生用身体曾她上下的敏感部位,跟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在一起就好像回到了从前,所以知道不过分,她也就让学生占占便宜,同时感觉是自己占了便宜,王海林表面上说离他们远一些,别触碰底线,不然废了他们,但是又想发生些什麽,而且一看到那些信息后,小腹下面总是有种忽然充血的感觉。

  毕业后武术也没什麽用,当保安不值得,当警察又没关系,改行和朋友开了的汽车租赁公司,并且经过几年的运作已经进入正轨,有一帮忠心的员工在维护,他也就是每天晃晃,现在应该多关心家庭了,现在是科技网络的时代,王海林準备从另一个角度去关心刘舒月,他想换个微信号QQ号,用游戏网友的角色偷偷的把老婆的学生加爲好友,从这些学生口中了解老婆身边的情况,做一个网络保镖,但是不知爲何,一想到老婆和学生可能会有什麽隐私的事情,王海林的下体如金刚铁棒的坚硬,小腹以下火一样的灼热。

  「叮铃铃、叮铃铃」刘舒月的电话打了进来,「喂,老婆,昨天晚上爲什麽没来电话?今天这麽早又打电话?」王海林假装生气的说。「你还说?昨天我没给你打电话,你就不能给我打电话吗?」,那边的刘舒月娇气起来,「好吧,老婆我错了,昨天爲什麽不给我电话?,是不是发浪去了?」,现在的王海林和刘舒月相比以前刚结婚时说起话来都互相的流氓了,「对就是发浪了,让两个学生前后夹击行吗,你老婆虽然是32岁的熟女了,但是搭讪的、骚扰的人到哪裏都有,男学生们都被我大腿给迷住了」刘舒月毫不示弱的说着。

  「好了老公,不瞎扯了,我昨天晚上参加了学生们自行组织的校园青春派对,搞到很晚才回来,门口的宿舍大姐差点没让我进来,就是这样」,「没有别的吗,你一个女人,我不在你身边,没法去接送你,一定要小心,咱们又不缺钱,回来和我一起打理公司不行吗?」王海林心平气和的说着,他知道刘舒月的性格,虽然开放些,但是对于感情是有原则的,他相信刘舒月不会做出特别出格的事情,他以前就想开了,人活着不容易,让老婆开开心心幸福就好,有他在保护谁也不能伤害她,同时也多次和刘舒月说过,只要不将鸡巴捅进去,和别的人聊聊骚,动手动脚没关系,但是必须让他知道,因爲他要保护她一辈子。刘舒月每次都笑着回骂他是个疯子。

  「老公,昨天真的就是一个学生的派对,我回来晚点就洗洗睡了,嗯,还有就是班裏有两个学生是一对双胞胎,在上体育课时总是过来和我聊天,说我大腿性感,身材丰满,看着他们青春活力,我感觉也和他们一样的年龄了,他们两个前几天天微信加上我,建了一个三人的聊天群,看他们平时在班级群裏不怎麽说话,可在小群裏真是活泼可爱,还有班长同学,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样,好像对我有爱慕吧」刘舒月嘻嘻笑笑的说着,「这些学生都在性成熟的初期,没有见过世面,各种表型和想法都能从外表和表情中看出来,你要小心了老婆,别被小鲜肉吸引过去,然后上下失手了」王海林开玩笑的说着。

  「你讨厌,我会保持我的底线的,不会让他们捅进来,你说的我都湿了,一会还要去上课了」刘舒月小声的说着,王海林快速的截断老婆的话「什麽?什麽?

  不会让他们捅进来,这是你的底线?结婚这麽多年在我身边老老实实,就出去了一段时间,你就浪成这样了」,刘舒月笑着说「我是开玩笑了,在床上你不就爱听这些话吗,这也信,不过昨天派对时,有几分锺的黑灯狂野,这两个学生前后一起夹着我跳舞,我当时感觉玩的好兴奋,他们的手在我身上乱摸,我抵挡不住四只手,当时真的好享受,老公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你老婆是不是有点淫蕩了」刚才王海林听到刘舒月说到双胞胎学生那句话时就突然联想到昨天的梦境,小腹下面又是一阵灼热感。

  王海林轻轻的说「我亲爱的老婆,只要你快乐我就满足了,我们都是三十多岁的人,思想已经成熟了,我还是那句话,聊聊骚,动手动脚没关系,别影响家庭别出格,做了什麽还必须想我报告」,王海林也不知道爲什麽会说出那样的话,可能是觉得自己看出轨小说绿帽小说看的多了刺激的,但是仔细想想还是觉得,人活着就应该好好享受,况且他和老婆还是在年轻人的範围,有很多东西都要去尝试一下,不能等老了以后心有余力不足,所以只要他们互相爱护,别的没有什麽可怕的。

  「老公,昨天晚上我们聚会后 ,你也去外面和找找别的女人啊,我想偷偷看看你们啪啪啪,你让老婆幸福,老婆给你最大的自由权」刘舒月声音越来越小的说着话,刘舒月也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性欲越来越强,她家庭富裕有房有车还有个老实巴交的好老公,两个人还现在不想要孩子,一过节就出去旅游,这些都有了,就是性的欲望总是不能满足,有时候老公睡着后自己偷偷的自慰放进三根手指还是不能满足,有一段时间到了晚上,她和老公躺在床总计划着要在年轻时如何放纵生活享受性趣,他们也讨论过视频裏面的换妻和约炮,但是她打心底裏接受不了出去换妻,而且老公也觉得不能接受,不能把老婆送人做交换。

  他们都共同的认爲一切不能强迫,不论谁有了豔遇就是命运安排的,可以享受也可以拒绝,当然那也只是享受其中的过程,不去发生实质的内容就行,一切顺其自然,王海林还说不公平,老婆你这麽漂亮,身材好,就像现在比较火的明星杨幂,比杨幂还成熟,想发生特殊的碰撞还不容易吗,可她觉得虽然性欲越来越强,但是主动去找男人发生关系,她会感到自己很淫蕩,她确认自己只是欲望强一些,不是蕩妇,但是如果有能让她满意的男人主动骚扰她,她可能会和对方游戏一下,她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很满足,去和别然聊骚也是一种生活的情趣,况且这种事确实已经发生了,她自己班裏的体育委员那个王家伟,一想到这裏,下面又湿了一些,好在那个学生好糊弄明白也对错。

  「好了,不说了,我要去教课了,不然就晚了,你注意身体」贤妻良母的口吻从刘舒月嘴裏说出,王海林还没听她说完了,她说道昨天晚上就突然转话题,昨天晚上她不是差点没尽到宿舍吗?现在是早上七点半,她从宿舍去学校的时间很充裕,除非她现在不在学校,而是和那两个双胞胎学生在一起,爲什麽我会突然联想到那两个学生,王海林有些神经质的反问自己,他的小腹下面又是一阵灼痛,他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一霎那,双眼闪出金色光芒。

  王海林突出一口浊气,网络保镖计划现在开始,从老婆的原学校学生和现在学校学生同时下手,搞到信息添加朋友。此时此刻的刘舒月面前是四只浓密黑毛的粗腿,她弓着腰跪在一张普通双人床上,左边低头擡头一会儿,右边低头擡头一会儿,反反複複,「刘老师,我们昨天晚上表现的好吗?卖力吗?老师真的是说话算话,除了不让捅进去,什麽都做了,爲什麽呢?」一个年轻的矮胖子一边说这活一边用手在刘舒月的下面快速的颤动着,另一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矮胖子用一个手指顺着刘舒月的腰间轻轻的向着屁眼划去,在屁眼上搓了搓后,不顾丰臀的左右摆动,将手指捅进去一点点,然后又抽出了划回了腰间,这样反複的动作,被抚摸的女人只是卖力的点头和发出柔美的呻吟声。

  「我们知道,今天上午老师没有课,那麽咱们继续吧,不过要先清理一下身上的液体,胸部薄薄一层白膜了,都没法下口」其中一个矮胖子站了起来,拉着刘舒月朝着浴室走去,刘舒月笑嘻嘻垫着脚,像一个T台模特一样走着猫步跟着进去,剩下床上的矮胖子看着刘舒月的背影,感歎的喊着「我看了几次上海现场的模特内衣秀,没有一个身材比的过老师,圆韵的桃心屁股,两侧的屁肉好有弹性,屁缝又深又长,在下面是丰满又带有野性的长腿,我又硬了」他边说边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跟着进去,嘻嘻笑笑的呻吟声从卫生间隐秘的穿了出来,屋裏一片狼藉,门口的门把手上挂着一半胸罩,地下是撕碎的黑色蕾丝内裤和另一半胸罩,屋裏没看见衣服还有长裙,可见激情不是在进门时爆燃的。

  「这是谁家晒的衣服和裙子?都掉草丛裏面了。」一个住在小区三楼的阿姨大声的喊着,因爲那个位置比较隐秘,一般人注意不到,可是它的主人却没听到。

  【完】